居民促关闭免污染环境 垃圾场狂烧3天

居民促关闭免污染环境  垃圾场狂烧3天

芙蓉小甘密王成就村6英亩的垃圾场,最近在亢旱气候骤变浓烟飘飞的“火焰山”,附近花园住宅区遭烟霾吹袭,市议会受促尽速关闭垃圾场。

该垃圾场早于3天前(7日)就发生火灾,火势愈烧愈烈,昨晚整座垃圾场都随着火势的蔓延而形同火焰山,晚间更是灾情骇人。

消拯局在接获投报后,立刻调派4辆消拯车,20名配戴防护装备的消拯员到场彻夜救灾,今早再调动高效抽泵机,抽汲附近湖塘的水,再分接到火场周边10处不断喷射水花,以控制火势。

该范围区有数间工厂,其中一间板厂与火场仅相隔10余公尺,随时都有被波及之虞;附近还有一些养殖渔塘、菜园及一间燕屋。

消拯员彻夜救灾

小甘密新村村长黄沛根昨晚接获投报后到场视察,及促请当局正视垃圾场的环境灾难。

垃圾场的火势将整个漆黑夜空烧得通红。

大批消拯员到场彻夜救灾,延至今日中午12时,虽然垃圾场的明火被扑灭,但却冒升滚滚浓烟,垃圾场一片焦土。

那些呛鼻的浓烟,随风飘散,结果在方圆50公里范围都迷漫着烟霾,甚至雾锁芙蓉。

烟尘吹袭居民不适

最令人担忧的是,垃圾场飘散的烟尘,向周围的住宅花园区吹袭,居民都感到眼睛及喉咙灼痛,呼吸困难;甚至还影响到附近学校学生上课及户外体育活动。

该垃圾场旁边还竖置一个告示牌,说明垃圾场的开放时间,及每趟次倾倒垃圾的10令吉的收费。

根据探悉,该处的垃圾较混杂,包括废旧家具、塑料,还有不知名的化学废料,由于堆放愈久,堆积高度愈高,在亢旱气候下垃圾堆还产生复杂的化学反应,甚至会产生甲烷等易燃气体,最后发生自燃及引起垃圾山火的灾祸。

挖垃圾深层灌水 料耗约5天扑火

芙蓉消拯局行动指挥官诺拉赞表示,目前仍在等待市议会调派铲坭机到场施援,必须挖掘底部垃圾,进行深层灌水,因为垃圾灾场随时会死灰复燃。

由于灾场范围大,消拯队会留守到今日下午,假如市议会没有提供后援,他们将会暂时撤离;假如要彻底扑灭垃圾场的火势,估计要耗费四五天的持续工作。

消拯局今日应用高效抽水机,每小时能够抽泵1万6000公升的速率,从附近的两个湖塘抽汲湖水,将水输送到距离约1000尺的垃圾灾场进行马拉松式的喷水。

垃圾场的火势早于上周五就发生,消拯局则于昨日下午才接获通知,当时垃圾场的火势已蔓延扩大,整个偌大的垃圾场都陷入熊熊烈焰。

每年起火十余次——小甘密村长●黄沛根

附近的一个垃圾场于多年前关闭后,在王成就村内的一个湖塘就被垃圾填埋,并交由芙蓉市议会管理,过后几年都频频发生垃圾场火灾,及污染环境。

原本该垃圾场是用来堆放枯树枝桠,但是后来各种垃圾废料都被人运载到那里堆放,垃圾堆积如山,高达20多尺。

每年该垃圾场都先后发生十余次的火灾,昨晚灾情更趋严重,整个范围区都陷入火海,在亢旱气候,更飘散烟尘。

我会通过召集附近的厂商、居民,及小甘密新村村民展开联署,要求市议会采取应急措施,关闭垃圾场。

垃圾场面积扩大——板厂东主●任伟大

垃圾场的范围越堆越大,像山一般的垃圾现在就越堆越靠近我的板厂,原本板厂旁边有一条40尺的通道可作缓冲,但现在却缩小到只有十多尺,只能让一辆小罗里行驶。

化学废料易燃

垃圾场虽然未飘散恶臭,但是每天在好多趟次的罗里装载各种垃圾倾到在这里,有些却是易燃的化学废料。

早于十多年前我就在这里经营板厂,目前垃圾场的灾情愈来愈严重,我希望当局关闭该垃圾场。

垃圾场影响水质——养鱼塘主●陈先生

该范围区有近百个大小养鱼塘,垃圾场其实也会影响水质,飘散的浓烟,就算是下雨,也一样会影响养鱼作业。

过去频频发生鱼群集体翻肚死亡的事件,塘主损失惨重。

应搬迁垃圾场———菜农●黄顺妙

我在灾场较远处的一段地种菜,因为菜园靠近密林,并没有感觉到灾场飘散的浓烟,但每天都要途经该垃圾场,因此附近菜农都认为该垃圾场应该迁移到别处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