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》从书本跃上萤幕的乡土力:访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导演瞿友宁

人物》从书本跃上萤幕的乡土力:访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导演瞿友宁

 

从一支一镜到底的影片开始

6月无事,唯有骄阳。原本平静的脸书,突然开始热烈分享一支3分钟一镜到底的影片。发送者是资深演员蔡振南,与之对戏的是大家熟悉的歌手卢广仲。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自此成为脸友、观众以及读者在搜寻引擎上心心念念的关键字。他们在问这剧哪来的?他们在问《花甲男孩》谁写的?

截至上稿前,这支影片在脸书已达到746万观看次数(youtube上亦有近19万点阅率);原着小说再版后畅销;而电视剧亦创下高收视率,即将进入丰收的尾声。于是,阅读誌在两位导演百忙的空档,安排了这次难得的访谈,从5月到6月,终于迎来了这番对话。

***

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是「植剧场」系列单元剧之一。由瞿友宁、李青蓉导演,改编自新生代乡土文学大将杨富闵的成名代表作《花甲男孩》。

文本何其多,为什幺挑中《花甲男孩》来改编成剧?

许久不见的金钟得主瞿友宁导演,顶着一头金髮,娓娓道来:早期黄春明、王祯和等前辈作家的小说充满了各种乡村的趣味、无厘头的观点,当年曾造就一波兴盛的文学改编潮。后来影视圈走向偶像剧及其他类型戏剧,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消费式小说的改编,对台湾文学的关注可以说中间空白了好一大段。




导演瞿友宁(摄影:王志元)

「我们知道其实这群创作者都还在,于是由王小棣老师发起的『植剧场』开始关注本土的创作者,也因此看到了年轻作家杨富闵以及他的《花甲男孩》。我们这群人就在想,既然要做『植』剧,就应该要对台湾整体艺文界兴起一种共同记忆的作用,所以当然要找一本很好的台湾小说。」

然而,除了文学作品的质地之外,瞿导也看到市场的变化为文学改编带来的可能。「早期台湾拍一部电影是全亚洲都收的,行销相对简单。曾几何时,当我们的技术远远比不上中国、韩国,当我们的人力、观众的数量越来越萎缩之后,如果我们只是乖乖做一部戏,那市场能量是很弱的。于是我想,倘若我们能将全台湾的文创整合起来,那幺能不能成就小说与影视互相刺激、互相带动的效果?」

本剧另一位导演李青蓉,谈起杨富闵的原着时亦显热情。「他的小说相当贴近人心,并且在地,其中的风土庙会巷弄文化,读来让人感同身受。随手翻阅,就能让画面朝你走来,与过去稍带悲情的乡土小说非常不同。」




导演李青蓉(摄影:王志元)

在两位导演眼中,杨富闵文本的特色,更在于不用传统的价值观来看待事情,书中人物也因着年代的不同,而有了共感的意义。就像故事中离家到北部念大学的男主角,每回都要爬到顶楼去寻找南部的故乡。瞿导从这里,看见属于杨富闵对家的眷恋与宽容,看着这些,也让自己在看待更多事情上,有了更多的体贴与爱。

当年惊豔文坛的原着作者

2010年出版的《花甲男孩》是由9个短篇故事集结而成,多写老者与死者,悲伤或戏谑皆有之。在改编成剧之初,编剧群着实为如何串接而伤脑筋,直到瞿导加入,主张以一个大家族的题材来组构这9部短篇。于是花甲家庭出现了,像是9道台湾小炒,翻炒再调味,成就一桌丰盛且酸甜苦辣皆备的家宴。

为了维持整部小说的精神,同时借重作者深厚的台湾文化基础,杨富闵被网罗进编剧群。

以《花甲男孩》惊豔文坛后,杨富闵在2013年同时推出散文集《为阿嬷做傻事:解严后台湾囝仔心灵小史1》和《我的妈妈欠栽培:解严后台湾囝仔心灵小史2》,大量刻画家中长辈的生活细琐,透过描摹故乡情事、记述乡间日常的场所与什物,反思自我与故乡的关係,也引领读者认识家乡台南大内。即使是后来以自身的视角为出发点的《休书:我的台南户外写作生活》及去(2016)年底出版的《书店本事:在你心中的那些书店》,也都扣紧着对乡土田野的关注。

在《花甲》拍摄团队里,杨富闵更像一名顾问,每当导演或剧组为桥段或情节的衔接而烦恼时,便会邀请原作者一同商讨。而为了丰富脚本,杨富闵也常回头,到自己过去的创作里寻找养分。在剧末的「植日生週记」访问短片里,杨富闵即表示,整部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不单只是取材自同名小说,更是他所有创作的集结。

导演看花甲男孩

对两位导演而言,阅读《花甲男孩》,如同走进时光隧道一般,直通往自己的童年与家乡。在瞿友宁的年少记忆里,每年寒暑假便要回阿公阿嬷家,那时被家人认为是鲁蛇的大舅,总会骑车来接他。瞿导印象最深刻的是,每回在行进的路上,大舅总会谆谆告诫他将来长大要怎样怎样……那个时候,这位长辈是良善的,是类似父亲的角色,是另外一位「郑爽」(年轻时风流倜傥的花甲爷爷)。这些那些记忆,都让阅读这部小说,有了新的解读方式,成就了一种珍贵的共感经验。

与花甲同样是台南人的李青蓉,对瞿友宁的话频频点头,两人的童年记忆竟有几分相似。她形容整个阅读《花甲男孩》的经验,就像回到从小到大的某些事件或困境里:例如长大后才知道,小时候疼爱她的舅舅,其实是大家眼中的鲁蛇,就像戏里花甲的父亲光辉那般,让家族失望。等到自己逐渐成长、离家之后,那些关于家族间遗忘已久的过往,透过这部小说再次与她个人的生命经验辉映,反而有了更多的理解甚或谅解。




照片:好风光提供

如同《花甲》播映以来,李青蓉收到许多朋友观剧后的认同回应,这部电视剧诉说的不只是一个家族的故事,也是全台湾许多家族共同的故事,只要你有心去感受,都能透过阅读与观剧找到似曾相识的影子,找到宽容与爱的理由。

当文学作品遇上影视改编

好的小说与好的戏剧一样,许多情感的传达是不必形诸言语的。然而文学作品与戏剧的表现手法自有不同,如何透过影像,带领观众领略原着的意境与情感,在在考验着导演的巧思。

「当我要改编的时候,首先想的是,阅读时我脑中出现的影像是什幺?」瞿友宁说。比方剧中父亲光辉为花甲煮了一碗猪脚麵线、帮他洗衣服,在这里,导演希望观众感受到的是「爱」,但戏里一句爱都没有说。同样的,原着里的这段文字:「现在,我们祖孙三人正坐在发财车上。紧紧依拢相偎,把全世界挡在车窗外。现在,我们正準备离开大内。
大内无高手,惟一姐,惟阿嬷。」诉说的正是同样情感。

在改编过程里,两位导演念兹在兹的,还包括如何将戏剧维持在小说的基调中,儘管事件不同,但精神必须一致。对瞿友宁而言,小说最迷人之处在于它没有绝对的善与恶,对照戏剧,观众也绝对找不到诸如「我爱你」、「爸爸我错了」、「妈妈对不起」等戏剧常见的快速简单传递情感、交代对错的字眼。

「当你与故事、场景、人物发生感情之后,你就会由自身经验去处理故事,因此也就不会出现『我好爱你』,『你不要走』等八点档的情绪表现方式。」瞿友宁说。




照片:好风光提供

用文学的态度面对人生

因为真心喜爱原作,两位导演在改编过程中,亦有着格外坚定的信念与初衷。李青蓉说:「这齣戏里也呈现了世代问题,然而,他们试着在相处过程中,互相了解。当7集结束后,我们可以看到,双方已能互相理解接受。让心胸开放,说穿了就是爱。」

瞿友宁也表示,「希望大家在观剧之后,能够重新去检视那些既定成俗的答案跟价值观,重新思考,不要太快去决定答案。如果我们对人事物能够更宽容,那就是我希望这部戏可以发生力量的地方。」

在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第一集一开场,花甲和同学阿玮两人躺在床上,鲁蛇一般看漫画打屁聊天。那时,花甲聊到卡夫卡的名着《蜕变》,于是两只鲁蛇变成两条蠕动的虫。这是瞿友宁颇有深意的安排,藉由文学中的存在主义,为本剧揭开序幕。人生的意义是什幺?存在的意义是什幺?正是文学作品恆常的命题,而这场序幕也恰恰呼应了杨富闵看待文学的方式:「我对文学的态度很严肃,但以搞笑对付之。」

 

花甲男孩(增订新版)
作者:杨富闵  
出版:九歌  
定价:30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作者简介:杨富闵
1987年生,台南人,目前为台大台文所博士候选人。研究兴趣为战后台湾文学、文学写作与教育。
曾获「2010博客来年度新秀作家」、「2013台湾文学年鉴焦点人物」;入围2011、2014年台北国际书展大奖。部分作品译有英、日、法文版本。写作《中国时报》「三少四壮」、《自由时报》「斗闹热」、《联合报》「节拍器」、《印刻文学生活誌》「好野人誌」、《幼狮少年》「播音中」等专栏。
出版小说《花甲男孩》、散文《解严后台湾囝仔心灵小史》(共二册)、《休书──我的台南户外写作生活》、《书店本事:在你心中的那些书店》。编有《那朵迷路的云:李渝文集》(与梅家玲、锺秩维合编)
喜欢台语歌、旧报纸、铁支路。持续努力写成一个老作家!

相关推荐